博士滿門/第三代「熊仔」:李白也玩饒舌

2015-09-28
←博士滿門/第三代「熊仔」:李白也玩饒舌。

熊家第三代「熊仔」熊信寬,不僅是台大電機研究所的高材生,更是台灣嘻哈界新星。熊仔說,爺爺熊智銳從小買童書給他看,爸爸規定每周背一篇古文觀止,都培養了他的文學底子,押韻完全難不倒他,爺爺的碩論研究李白,「饒舌其實就是李白在玩的東西」,常跟爺爺討論、分享創作。

熊仔是熊智銳次子熊秉元的兒子,今年6月代表台大畢業生以饒舌致詞,打開知名度,他從建中一路讀到台大研究所,曾為製作專輯休學半年,日前以首張專輯「無限」入圍金音獎四項大獎,熊仔說,11月的頒獎典禮,會邀請爺爺參加。

長相秀氣的熊仔,一點都沒有來自街頭的野味,反而充滿超濃書卷味,顛覆了大眾對嘻哈的形象。高超的饒舌技巧跟玩弄韻腳的能力是熊仔的拿手本領。熊仔說,對文字的熱愛,是被爺爺、爸爸從小培養起來的,國中就開始創作饒舌歌詞。

身為家中獨生子,熊仔的父母是台大退休教授,對他管教甚嚴,光國中就換了三所。國小、國中時,爸爸規定每周要背一篇古文觀止,每周日早上驗收,「背得出來給我100元,背不出來就挨一頓打!」爺爺也常跟他玩猜字謎、對對聯等文字遊戲,長大發現對寫歌挺有用,對音韻的運用、對仗很有幫助。他曾把一些古文當饒舌來排「flow」,如范仲淹「岳陽樓記」的最後一段,「到現在都還記得怎麼背!」

如果說樂手手上的樂器是對抗社會的一種武器,那嘻哈歌手的武器便是手上的麥克風與深不可測的豐富詞彙。熊智銳鼓勵兒子參與社會,熊仔則依循了爺爺的教誨,用饒舌說出社會最直接的問題。

製作專輯期間,熊仔常實驗室、錄音室兩頭燒,也曾因無法兼顧,一度瀕臨崩潰。如同歌詞寫道:「你看那多工的過動兒,一邊做歌一邊做功課。白天受科學式的啟迪,晚上變歌詞製造機器。」

熊仔說,父母教育方式開放,對自己的饒舌創作,不支持也不反對,但爸爸仍希望他能出國讀書,看看世界。目標是進麻省理工學院的多媒體實驗室進修,結合電機和饒舌,在音樂科技領域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來源出處: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314/1214713 回最新消息